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赵幼力 > 请不要轻易给任何一个孩子扣上“霸凌”的帽子

请不要轻易给任何一个孩子扣上“霸凌”的帽子

中关村二小“霸凌”事件持续在发酵,舆论的大旗又呈一边倒的态势。不仅对“霸凌”儿童及其父母口诛笔伐,连二小也难以独善其身——说什么都被狂喷。

 

时至今日,加害者一方持续失语,学校的声明没有透露任何细节。我们所有的信息都来自于受害者母亲的一篇文章《每对母子都是生死之交,我要陪他向校园霸凌说NO》。

 

文章文采斐然,这是能够广泛流传的重要原因。假定所有的叙述都属实,我们仍然需要用洗衣机把文章脱水五分钟,脱去煽情的、渲染的水分。然后发现,事情的经过其实非常简单。

 

一、

 

一个男生课间上厕所,一个胖子在外面说:“我要打开门看你的屁股”;另一个男生从旁边的隔间扔下了一个垃圾桶,正好砸在上厕所男生的头上。垃圾桶里不仅有手纸,还有尿——因为有的男生淘气,会在垃圾桶里尿尿。

 

需要注意的是,男生是隔着隔间扔垃圾桶的,换句话说是“盲扔”,可能砸中,更可能是砸不中的。结果这筐正好扣在受害男生的头上,看着扔都仍不到这么准,这得是多大的意外!

 

所以,掷筐是事实,但砸中是巧合。胖子的供词也说明了这一点。胖子在交待时被问:看到垃圾筐砸下去的时候你在做什么?他说:我在笑,因为太好笑了。可笑的原因在于意外。如果是这样的画面:胖子摁住受害男生,另一个男生把垃圾桶套在受害男生的头上。这就一点都不可笑了。

 

不幸的是,在许多文章中,事情就是被脑补成这样“扣屎盆子”的画面。所以有那么多人认为这就是毫无争议的“霸凌”。

 

这两个男生并没有立即道歉,也没有收拾残菊,而是笑着跑开了。确实可恶极了。

 

被垃圾筐砸中,受害男生的心情一定是屈辱的。但是他表现得非常冷静,先是做了简单的清洗,然后作为体委的他去操场检查做操情况,甚至都没让老师看出异样。让人不禁感叹果然是个当干部的料。

 

奇怪的是,在学校这么成熟的孩子一回家马上就变了:“晚上不肯睡觉,不愿意吃饭,一点小事就哇哇大哭,赖着我不敢一个人睡觉,好不容易睡着了又会惊醒”——真的,我以为是在描述一个三岁的幼童。

 

于是家长火速行动,立刻要求那两个孩子的家长到学校解决问题。同时停止孩子学业,带他去北医六院看精神科,诊断结果是:“急性应激反应”, 需要暂时休学。

 

结果在学校没谈拢,双方对于事件的定性存在严重分歧。老师及对方家长认为是“恶作剧”,“一个开了过分的玩笑”,而这位母亲则认为是“一场袭击”,是“校园霸凌”。不同的定性自然导向于不同的处理方式。

 

受害者家长要求“处理、惩罚施暴的孩子”。

 

叫家长已经是对孩子的惩罚了,在班主任、教务组长以及一堆家长面前交待事情的原委更是“把扔框的孩子吓得坑吭哧哧说不出完整的话”,在此过程中老师和家长难免要批评教育涉事儿童。这难道不是惩罚?

 

你还要怎样?要怎样......无非就是全校通报、记处分或者调班等。结果被否掉,老师觉得小题大做。

 

受害者家长要求对方家长道歉。

 

其实掷筐家长不是没道歉,但受害者母亲对“这种愤愤不平的口头道歉”不满意。What?不是口头道歉,难道还要给你写保证书,签上名字,写上年月日吗?再次否掉。

 

受害者家长拿出“急性应激反应”诊断书要求赔偿费用。(从早上检查到晚上,可见价格不菲)

 

“应激反应”是我看电影《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中学到的新词,说的是比利在伊拉克战场上,经历爆炸、肉搏、鲜血和死亡之后形成的心理创伤。一个十岁的孩子被带翔的垃圾筐砸中,从此患上了“急性应激反应”综合症,并需要休学治疗。

 

Are you kidding me?多数不懂心理学的家长都会认为这是敲诈。第三次被否掉。

 

相比之下,我更加相信这对夫妻在这么多不满意的处理结果面前,患上了“急性应激反应”,互相鼓励着把事情一步一步地搞大,母亲给校长写信,父亲向教委投诉,最后母亲选择网络曝光,将学校、家长以及孩子们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上。孩子之间的纠纷最终异化成家长们背后社会能量的大比拼,一个纯洁的世界被玷污。

 

二、

 

一个男生,被他人用一个带翔的垃圾筐砸中。这是不是“校园霸凌”?

 

首先,任何的叙述都是主观的,事情发生后就再无真相可言。只有充分听取参与各方的叙述,才能不断接近真相。目前,我们只能看到受害一方的叙述,而只有学校的老师听到过完整的各方陈述。所以,相信老师的定性比相信一面之辞更加科学,起码在事情闹大之前,老师没有包庇任何一方的动机。

 

其次,据资料介绍,霸凌行为起码有三个特征:长期、恶意和关系不平等。从事情的经过可以看出,只有恶意沾点边。当然受害者母亲投诉“胖子”经常叫他儿子侮辱性的绰号。这事怎么说呢,反正我是没听见过孩子之间会叫“小王子”“大靓仔”之类溢美性的绰号。另外,她左一声胖子,右一声胖子,算不算侮辱性绰号?

 

第三,北京的小学根本不存在霸凌的土壤。我们中学的时候,校园里经常发生抢劫、打架、斗殴等事件,这些都是标准的霸凌行为。那都是小地方,学校管的不严,学生在学校时间又很多,十几岁的孩子开始有能力实施有组织的霸凌。这些条件在北京任何一所小学都不具备,你能想象两个上学还需要家长接送的孩子,在课间十分钟组织“校园霸凌”?

 

当然,我不敢说这起事件肯定不是“校园霸凌”,至少论证不充分。我觉得直接说“我的孩子被欺负了”,这样是不是更诚实?

 

三、

 

作者当然不会用“欺负”二字,因为这样做就绝无可能在网络上掀起惊涛骇浪。将事情定性为“校园霸凌”,除了起到哗众取宠的作用,更重要的是为加重对两名涉事儿童的处理力度提供科学依据。

 

受害者的家长护犊心切,无论他们持什么样激进的态度我们都不应该指责。然而,这样做,更不值得推崇啊!

 

可怕的是,社会舆论又一次被个人恩怨利用了,八达岭的老虎又跑出来咬人了。

 

最近一次次公共事件所体现出来的有仇必报,得理不饶人,受害者通吃的社会戾气,令人胆寒。这次连孩子都不放过。

 

惩罚是有界限的,不是有错就要被踏上千万只脚,永世不得翻身;

 

道歉是有底线的,不是有理就可以肆意践踏对方的尊严;

 

不是在公园禁区下车就应该被老虎活活咬死。

 

不是向同学投中一个带翔的筐就要接受全校同学的公审。

 

你小时候从来没有侵犯过别人?你的孩子永远不会侵犯到别人?我看也未必

 

在孩子们的世界里,存在着三种类型:以欺负他人为乐的顽皮者(带头使坏的)、参与取乐他人的淘气包(煽风点火的)、无辜受害的委屈者(被欺负者)。最为要命的是,他们的角色并不是固化的,一个孩子这次是受气包,下次可能就是侵犯者。

 

人是人他妈生的,妖是妖他妈生的,任何一个你看不顺眼的妖孩在妈妈眼中都是天使一般的存在。

 

不能因为自己的孩子吃了一次亏,就认为你的孩子永远在吃亏;也不能因为别人的孩子侵犯到你的孩子,就要被打上校园霸凌者的标签。

 

如果这样上纲上线的话,下一个校园霸凌者可能就是你的孩子。

 

所以中关村二小强势呼吁教育问题回归校园处理,坚持校方的处理原则,不向舆论低头,不息事宁人,不牺牲任何一个孩子。长远来看,只有这样做才能真正保护到每一个孩子。二小因此被骂惨了,恐怕也只有二小这样的名校才有这样的底气,这样的担当。PS:不是二小的家长,纯属同情:))

 

 

霸凌这个词是从西方传来的,急性应激反应也是现代医学的名词。这次事件普及了对校园霸凌的认识,让更多的人知道心理疾病也是病。相信在中国广袤的乡村地区,留守儿童集中的地方,校园霸凌仍然是亟待解决的问题。如果此次事件能够将校园霸凌纳入教育工作者的视野,这将是社会的一次巨大进步。

 

然而,概念的引入毕竟还只是技术环节的进步,现代精神的基石是承认人性的不完备,以及由此形成的对每一个人的宽容对待。

 

如果我们引入霸凌概念,就是为了把孩子之间的恶作剧、打闹上升到“霸凌”的高度。(竟然有人从“男厕所”、“要看你的屁股”等细节中看出性侵犯的苗头,这种无限放大让人出离愤怒)目的是上纲上线,找到依据实施对别人孩子的打击报复。这不是现代精神,这是另一种形式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这不是社会的进步,而是社会的退步。

 

所以,当下,既要正视校园霸凌的现象,也要防止这一概念被滥用;既要尽快修复受害儿童的心理伤痛,也要防止对涉事儿童的过度伤害。

 

每对母子都是生死之交,所以每个孩子都值得呵护,即使他犯了错误。

作者公众号:幼力说。欢迎关注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