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赵幼力 > 冯轲张妈和解了,一场闹剧背后的利益对峙

冯轲张妈和解了,一场闹剧背后的利益对峙

张靓颖的家事沸沸扬扬得也闹了好几天了。从张妈发布公开信反对婚事,到张冯二人先后回应;从张妈指责冯轲包养小三,到靓颖怒骂卓伟,可谓高潮迭起。10月11日,剧情发生大逆转,一家人在靓颖生日会上相拥合影,张妈撤回对冯轲的起诉,一场闹剧暂时告一段落。

 

如何解读这场闹剧?

 

张妈觉得女儿心智不健全,所以被冯柯骗财骗色。

 

女儿觉得老妈心智不健全,所以被卓伟利用教唆。

 

群众觉得靓颖心智不健全,疾呼“靓颖,醒醒”,好像她已走在女版王宝强的不归路上。

 

作家们觉得张妈心智不健全,自曝家丑,毁人不倦。呼吁“母爱是一场得体的退出”。

 

当然也有人提到利益之战。凤姐就敏锐得提示这其实是母女二人的策略。张妈出面一闹,靓颖顺理成章地接管了家里的财政大权。

 

然而,从一家人手忙脚乱、气急败坏的应对很难让人相信这是一场串通好的黑脸与白脸。

 

这场闹剧中最大的疑点是:冯轲是靓颖财产的实际控制者,张冯二人结婚是对靓颖财产安全最好的保护。张妈打着保护靓颖财产的旗号反对二人的婚事,在道理上无论如何都是说不通的。相反,冯轲不愿意结婚才是真正需要警惕的事情。

 

在《我不想让女儿再错下去》的公开信里,我们看到这样的细节:起先,靓颖创立的少城时代注册资金660万,三位自然人股东张妈20%,冯轲10%,靓颖70%。到了2014年7月,张妈的股权被削弱到5%,冯轲上升到60%,张靓颖占剩下的35%。再到2014年11月24日,张妈手上的股权已经被剥夺,丧失股东资格。

 

随后,冯轲在声明中解释:股权变更是考虑到公司实际发展融资需要。而且,2015年经公证,冯轲婚前婚后财产,均归属张靓颖和冯轲共同所有。所以,少城时代的股权变更与否,并不影响张冯二人的财产归属。无论他俩分别占多少,本质上都是夫妻共同财产。

 

说的合情合理。

 

那么张妈为什么仍然不满呢?唯一合理的解释是:冯轲的股权运作侵犯了张妈个人的经济利益,而非靓颖的。

 

可不是嘛。少城时代从三个股东变成两个股东,这两个股东一结婚,少城时代变成夫妻共同财产,计较谁多谁少没有任何意义。唯一有意义的是:第三个股东遗憾出局了。就是张妈。

 

“我老了,深深感觉到钱财都是身外之物,我的唯一希望就是靓颖今后能幸福的生活,我的所谓股份最终仍是要归于靓颖的”。

 

这明显是一句官话。心理学上有一个说法,越是否认什么就越是在意什么。冯轲比张靓颖大15岁,按常理推测,张妈也就较冯轲年长十岁左右。凭什么冯轲有腾挪资本、侵吞财产的野心,张妈就得自称老人,并将钱财看作身外之物?

 

张妈生于匮乏的年代,又有下岗、离婚、独立抚养女儿的经历,所以对钱会较一般人更为敏感,绝无可能“将钱财看作身外之物”。

 

真正将钱财看作身外之物的是靓颖。所以她在声明中写道:“我不是傻瓜,我有我想要的方向。不是等到老了有一笔不菲的存款,有几栋房子,就有安全感。而是在我死之前,能够做完我想做的事,体现我活过的价值。如果我一事无成,抱着金山银山也不会有安全感。”

 

两人对金钱截然不同的态度,就是靓颖反反复复提到的代沟。

 

其实这不是代沟,而是活在不同的层面上。因为年少成名,财源滚滚,使得靓颖很快实现财务自由,精神状态也从生存层面到达了审美的层面。这是母亲永远都不能理解的一个境界。

 

为了把更多的精力放到唱歌上,让自己从俗世中抽离,她把财产交给了商人男友冯轲打理。

 

结果冯轲的运作侵犯到张妈的经济利益。张妈随随便便举个例子,就是200万股权的损失(张妈的股份从20%降到0,而少城的注册资本已经增到1000万了)。这可是张妈个人的股份,就这样被剥夺了。没准她还在做着股票上市,股价暴涨的美梦,结果被冯轲无情击碎了。可以想象,类似的事情肯定不止这一件。从而导致张妈对冯轲的强烈不满,以至于怀疑其人品,并搜集其他证据来验证自己的判断。

 

冯轲可能有意为之,也可能是无意。因为他觉得母女二人相依为命多年,是靓颖的不就是你张妈的。而且这些股份本来也是我们送给你的。

 

靓颖更是觉得我们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股份从张妈转给冯轲,对她来说,不过是左口袋转到右口袋,没什么大不了的。

 

然而,随着靓颖和冯轲利益同盟的建立,与母亲之间的共同利益日渐衰弱。单身多年的母亲没准也早有了自己的利益同盟,所以难以容忍自己的股份和财产被无故地侵蚀。

 

可能有人会觉得,和自己的女儿女婿还用得着这么计较吗。

 

难道父母对子女的爱不是无私的吗?准确的回答是:阶段性是。

 

当孩子还是幼崽的时候,女人内心深处潜伏的深沉的母性会被唤醒,这种最纯粹的自然关系会让这个时期的母爱毫无保留。

然而,随着孩子长大,社会性因素的比重会逐渐增加。父母对子女的爱掺杂着世俗和利益,不仅做不到有求必应,更存在索取子女价值的诉求。所以,看了超级调解之类的节目,很多人大呼要去做节育手术。

 

多年以前,我有个朋友去美国留学,嫁给了一个美国男孩,男孩年轻英俊多金,我朋友还因此拿到绿卡。家里的亲戚都拍手称好,他们说:就像我们农村人到城里打工,嫁给城里人,还一举解决了城市户口。意外的是,女孩她妈寻死觅活得不同意,找出一大堆莫名其妙的理由反对。

 

真实的理由是:女儿被外国人拐走了,以后谁来给我养老?这个问题非常现实。

 

母亲无一例外希望子女幸福,但这一切都应该建立在不影响赡养我的大前提下。

 

只有足够独立、足够强大、足够克制的父母才能够自始至终地对子女无欲无求。这是很高的要求,我们不能苛求每个父母都能做到。

 

总之,张冯二人在处置张妈个人财产方面有失当的地方,这是矛盾最根本的起源。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今天的剧情反转只是将闹剧从公共舞台上反转回到家里。

 

靓颖本人淡泊名利无可厚非,但你不能淡你妈的名利,慷你妈的慨(字面意思,不是脏话啊:))。

 

婚姻和公证只是保护了你自己的财产安全,并没有保护到你妈。而你的东西早已不属于你妈了。

 

经济学的一条基本假设是:每个人都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然而,我们不能以此类推。因为两个人并不追求两个人的利益最大化,一群人并不追求社会利益的最大化。因为利益是纯属个人的,不能相加。一群人中的每个人也还是在追求各自利益的最大化。

 

如果忽视这一点的话,你就很难理解,为什么在每一个欣欣向荣的集体中,总有那么几个捣乱的“坏分子”。

 

 

 

 

 

推荐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