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赵幼力 > 关于《王宝强的欠妥之处》的留言回复

关于《王宝强的欠妥之处》的留言回复

上周在公号上发了一篇文章——《王宝强的欠妥之处》,阅读量第一次十万加,也让我收获了满满的——恶意。

 

我想,这是因为我的订阅者都很低调有内涵,没有留言,所以留言呈现出一边倒的局面,90%以上都是冷嘲热讽,还有谩骂。

 

有些谩骂者坦白地告诉我,关注我就是为了骂我,骂完就取关。当我试图回复的时候,我知道他是认真的。

 

有些很担心我看不到,白敲了这么多字,一直在问:看见吗,看见吗?

 

还有一些勤勉的,一骂就是数十条,然后打声招呼:“今天骂累了,明天再来”。每天都来虐我千百遍,这是何等的深情。

 

我在财新的博客也快沦陷了。财新的编辑悉心地帮我删留言,留下一些语言文明但措辞仍然严厉的批评。我不知道是谁在删,但我还是要在此表达一下感谢!因为我并没有提出这样的要求。

 

我只是随手写了一篇小文章,却引发人神共愤。如果不认真回复一下的话,显得失礼。

 

首先,我不是什么专家、精英,也没有所谓的优越感。一个码字的小白领,学历也不高,成长于十八线城市开外的一个城乡结合部。

 

小时候生活在一个国有企业的家属院里。那时候家家都没有厕所,公厕臭气熏天,堆满黄白之物;家里没有淋浴,要去大澡堂,眼前白花花一片,小孩子们的高度恰好抵达大人的腰腿之间;那时的小孩都很脏,挂着大鼻涕,或黄或绿,家长对孩子的体罚肆无忌惮;那时的夫妻经常在光天化日之下吵嘴打架,引来一群吃瓜群众,但并不妨碍他们频繁地打小孩——我指的是打胎的打;那时家家的隐私都像电报,每天都在空气中传播。

......

 

还有许许多多这样的事情,在那个年代司空见惯,在今天看来却是匪夷所思的。因为,三十年多年经济高速发展的重要意义就在于,让部分中国人的精神面貌从生存状态走向审美状态。

 

所以,上周末当我看到一个大男人公开与老婆翻脸,在大庭广众之下自爆隐私,我的第一反应是:矮油,好难看哦。我以为这是常识,没想到大部分人竟然不这么认为。

 

过滤掉一些FUCK,他们对我的批评大致是这样的。

 

Q1如果他不这样撕,就不能达到惩罚“奸夫淫妇”的目的。

 

A1:康德说:我们不是一块一块的肉,是理性的存在,值得拥有尊严和尊重。所以要把人作为目的本身而加以尊重,而不仅仅是看作一种手段。

 

举例说,即便为了帮助孩子提高学习成绩,打小孩也是不对的。因为这么做,是将孩子视为获得成功的手段,而不是当作一个人来尊重。

 

我知道,傻根并不傻,先入为主,可以抢占舆论高点,为整件事情定调。实际上他也做到了。

 

然而,胡适说:发怒即破相。一个公众人物当众翻脸更是如此。即便达到目的,也只能说明这是一个粗鄙的精明人。

 

这么多替他叫好的声音,证明希拉里的判断是对的——“大多数中国人从来就没有学到过什么是体面和尊敬的生活意义。

 

Q2他是王宝强,“体面”这个要求对他来说太高了。

 

A2作为一名公众人物,实现命运逆袭的正能量的化身,身家数亿的一线男明星,我认为这样的要求一点都不高。

 

我身边有很多出生草根的朋友,他们爱惜羽毛、文明体面,不出恶言,也从不翻脸。他们都把个人姿态置于了各种目的之上,他们只是口碑良好的普通人。

 

富的太快了,容易出现内在素质提升赶不上社会地位变迁的现象,我们通常称之为暴发户。之所以大家不喜欢暴发户,并不是歧视他的出身。

 

相反,那些时刻不忘他的出身,并且因为他的出身进而放松对他的要求的人。

 

到底是谁在搞歧视?

 

Q3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快意恩仇值得鼓励。

 

A3到底是人犯我,还是我犯人,这个界限就这么清楚?更何况,清官难断家务事。

 

我很难想象,如果一个社会倡导:全国人民High起来,人若犯我,我必十倍打回去。这个社会将变成什么样?所以我不提倡快意恩仇。

 

作为评论人,除了提倡宽容和妥协,更应该厘清的是那些被隐蔽的失当,那些被暧昧的认知。

 

就像有小偷在超市行窃被抓,店老板把小偷扒光了示众。是分析小偷不该偷东西还是批评店老板的行为更有价值?显然是后者,因为前者已经是共识了。但这并不代表我支持小偷偷东西。

 

所以,我并没有“支持马蓉”,我只是不愿意在此花太多的笔墨。相比之下,利用大平台优势实施报复,先发制人,出其不意,一夜之间将对方推到万劫不复的境地,普天之下竟无藏身之处。这种行为值得拍手叫好?这和文革时将破鞋游街有什么区别?

 

Q4宝宝本色行事,应大赞特赞!如果发布虚伪的和平分手协议,那才是伪君子。

 

A4这里出现了惊人的逻辑混乱。

 

粗俗不是真诚,高雅也不是装B。在伪君子之上是真小人,在真小人之上还有真君子。这个社会不是只有真小人和伪君子在互殴。

 

公域和私域是两个泾渭分明的领域,把私域的表现展现在公域,这是粗鄙;把公域的表现带到私域,这是装B。而分清场合,是文明和成熟的表现。

 

比如,每个人都需要排泄。找个私密的地方自行解决,这不是虚伪。随地大小便是不文明的,而不是正在——真诚的排泄。

 

同样公德和私德也不可混为一谈。如果一锅端的话,鲁迅、胡适、陈独秀等都是渣男。而曾经的国母宋氏姐妹都是小三,不要说那时候法律允许三妻四妾,她们的老公都是履行休妻手续的。

 

如果某宝发布和平分手协议,那是虚伪,如果仅仅发布分手协议,不透露任何细节,就不是虚伪。假话全不说,真话不全说——这是双重的自律。

 

这会儿,可能有人要跳着脚说:“我心里怎么想,就得说出来。”

 

好吧,那我只能祝你平安了。

 

Q5. 选择以何种方式结束一段不愉快的关系是一种个人自由,你有什么资格站在道德高处, 对别人指手画脚!

 

A5罗素说:“须知参差多态,乃是幸福的本源。”也就是说他有如何处理婚变的自由,我也有指手画脚的自由,两者并不矛盾。

 

所以我认同这是一种个人选择,别人无权干涉。但有权评论。

 

更进一步的说,自由是最高的诉求吗?在历史上,我们的国民常年处于被奴役的状态中,所以将自由看作至高无上。然而在自由之上还有一层境界——自律。

 

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像中国这样,从古至今一再强调文明、礼仪,但全民腐败、堕落的现象也是全球罕见。这是因为被奴役之下的文明是虚假的文明,国家管不到的领域就乱来;只有建立在自由之上的文明才是真正的文明,因为是出于自律,所以是自发的文明,稳固的文明。

 

那些秉持别人怎么对我,我要十倍打回去的人们;那些对着下属吆五喝六、吹胡子瞪眼的上级;那些在大医院里把病人当作生病的牲畜冷漠对待的医生;以及躲在电脑后面不断用生殖器侮辱写作者们的键盘侠们......这是一个庞大的缺乏自律的群体。

 

他们的想法是:是他先这样对我的,或者,你又能把我怎么样呢?他们的行为像一个在高空中被抛下的球,在地球引力的作用下自由地堕落。

 

我们应该去赞美一个球吗?是不是很可笑?

 

所以,我尊重自由,但我更提倡自律。自律的人只会自我规定行为的准则,我有我不能做的事情。不与他人比下流,不与他人拼下限。自律这一能力,赋予了人类以特殊的尊严,标志着人与物之间的区别。

 

文明的发展阶段是从他律到自由,从自由再到自律。自由不是终点,对于已经充分享受自由的人来说,应该呼吁其更加自律。

 

Q6.你不要为了出名,消费明星的隐私,这同样是不文明的现象。

 

A6:可以敞开讨论的领域并不多,如果连明星的八卦都不能讨论,我们还能讨论什么?

 

在合法的范畴内,保护隐私是明星及其团队的工作,拍摄隐私是狗仔队的职责,而讨论公共事件则是知识分子的使命。现代社会的发展就是建立在相关各方的职业精神以及由此带来的制衡上。

 

所以我不认为讨论明星八卦是一件很Low的事,因为他的意义已经远远超出了八卦。如果把每一次公共事件的大讨论当作一次国民教育的机会,我觉得现在的讨论还远远不够。

 

比如情感专家来谈谈:爱的反面是放手,还是毁灭?

 

法律专家来谈谈:如何在离婚大战中捍卫无过错方的合法权益?

 

社会专家来谈谈:公域和私域的界限到底在哪里?

 

网络管理专家来谈谈:当一个微博账号的粉丝超过千万,它的个人属性是否要发生变化?

 

遗憾的是,我们看到的主要还是全民捉奸的狂欢。

 

刘瑜曾说:社会的进步是一个水涨船高的过程。水是民众的观念,水涨了,船自浮起来。然而,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回望100多年来,中国的救亡图存运动,屡败屡战,屡战屡败。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心急,想用制度的变革快速实现社会的进步,快速提升国民的素质。然而本末倒置,最后人仰船翻。那些满怀报国热情的人们,前仆后继得搭上了人生,甚至搭上了身家性命。

 

在业余把玩文字,自娱自乐的同时,如果能够为全民观念水位的提升尽些绵薄之力......

 

这才是我深夜顶着滚滚骂名奋笔疾书的冲动。

作者公众号:幼力说。欢迎关注

 

推荐 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