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赵幼力 > 女神节,和想当女神的你谈谈心

女神节,和想当女神的你谈谈心

2016年的情人节,章子怡在微博上晒出两张与汪峰、汪峰和葛荟婕的女儿小苹果携手奔跑的欢乐照片,章子怡和小苹果还背着同款潮牌母女包。招致小苹果生母葛荟婕的强烈不满,恶语攻击章子怡。这下,大众不干了,因为继母、继女亲同母女的人间大爱值得讴歌。所以舆论基本一边倒,倒葛挺章,连口碑一向很差的汪峰也等到了民心所向的这一天。我倒是觉着,这个事件是个非常好的案例,有助于观察层层社会化包装下的复杂人性。

一、

小时候,每当学校组织春游,老师都会号召我们给贫困家庭的同学捐个一角八分的,因为会涉及车费和门票。春游回来后必写作文,参与捐款的同学必讴歌捐款,写得好的作文还会在班上被朗诵。长大后的我还能清晰地记得自己当年写下这类作文时居高临下的姿态和道义上的优越感,并因此而羞耻。萨特在《存在与虚无》中写到:人总是把“他人”看成一个客体,这就粗暴地剥夺了他人的主观性、主体性,把活生生的人变成了“物”。那时我们还太小,小得忘了班级里还坐着那个又脏又穷总是被捐助的贫困生。我们把他当做慈善的载体,而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来对待。我们只顾着讴歌高尚,真正的高尚反而无人关心。

毫无疑问,章子怡可能想通过照片扭转世人对她婚姻的偏见,传递出“我很幸福,我不后悔我的选择”;“我很善良,我正在善待继女”等信息。但是,作为继母,如果能够做到充满诚意的换位思考,就应该意识到,让孩子和你亲密,并故意展现在众目睽睽之下,侵犯到生母的尊严。公众意淫于继母和孩子其乐融融的温馨画面,但忽略了画面外面一个落寞生母的存在。

 二、

很多人会说,是葛荟婕残缺的人格导致事件的发生,因为嫉妒,章子怡怎么做在她眼中都是错。这点我也同意。曾经见过林青霞、邢李源一家四口的合影,其中包括邢李源与前妻的女儿。而邢李源的前妻,著名的时装设计师张天爱大大方方地夸林青霞是个好继母,感谢林青霞对自己女儿的照顾。但试想王菲拉着张柏芝的两个儿子和谢霆锋拍合影,并由王菲高调地晒出来,张柏芝的表现恐怕也不会很克制。因为张柏芝和葛荟婕都属于关系破裂中被动的一方。

工作后,单位组织了一次两个星期的培训,人很多,学员来自于不同的部门,到了快结束的时候人都还没有认全。在培训结业的时候,领导要求策划一台晚会,以小组为单位展开对抗。作为主持人的我出了个馊主意,在对抗中,让各组出几个自己的学员让对方猜名字。我的搭档第一时间否决了我的提议,他只简单地说了一句:这样不好。我很庆幸在自己很晕的时候身边有清醒的人。出于求胜的心理,每组一定都会选最低调的学员做谜底。当然,如果把我选中当做谜底,即便没有一个人叫出我的名字,我都不会介意。但并不意味着他人也不会介意,尤其是长期内向、自卑的人。所以,在需要搞气氛的场合,聪明的话题制造者都善于自嘲,而不是嘲弄别人。即便你精心挑选了承受能力强的人来开涮,人家是否乐于做你幽默的载体也是个问题。

人和人的承受能力是不一样的。每个人的底线到底在哪里?这和个人修养、自信自卑、心胸宽窄等人格健全度有关。但我们不能用逐个试探的方式去了解,翻脸一个了解一个。与人相处,别招人恨,别招人烦,这是起码的体谅和尊重。有人说,情商高就是会换位思考。但是,把自己换到对方的位置上去思考是远远不够的,因为你不是对方。只有不惮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测他人,才能以最大的善意去体恤他人。说到这里,我好像突然明白了萨特“他人即地狱”是啥意思。

三、

每个人表现出来的底线不在同一个位置,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让我怀疑的是,会不会其实心里有一条共同的底线?由于个人的社会化程度不同,所以才会呈现出不同的外在的底线。具体点说,每一个继母晒与继子女亲密的照片都会触犯到生母,但是像张天爱这样大气的女人可能在心里骂几句,然后跟媒体讲几句官话,一来展现自己的姿态,二来也希望子女能够继续被善待。自私、嫉妒、仇恨等恶劣情绪根植在每个人的DNA里,并以此划出严格的不被侵犯的私人领地,这些是人类在自然选择中能够最终胜出的关键因素。这些劣根性都是人性,不因此而失态是教养;我们无法压制人性,但可以做到有教养。正是由于许多人非常非常有教养,给我们观察真实的人性带来很大的困难。“人类是深渊,当我把视线投入其中时,我感到一阵眩晕”。

在眩晕中如何观察那一条真实的共同底线,而不是所展现出来的外在的底线呢?有一个方法可供参考,那就以心智不太健全的成人或是小孩子为样本吧。小孩子经常会说,这是我妈妈买的玩具,所以你不要动。作为心理未成年人的葛荟婕会在一片祥和的画面中怒斥章子怡,“抱着你的女儿去晒你的幸福”。这些是每个人心里真实的底线,尽量不要去触碰,即便对方有修养引而不发,含笑不语,但心结已经结上。人性是一条宽阔的马路,一边走善,一边走恶。了解他人合理边界内的恶,不苛求合理边界外的善。才能避免对他人的侵犯,同时也让自己更加平和。

四、

有人可能会说,葛荟婕行为乖张你不批判,却批评章子怡的善举,不是哗众取宠就是吹毛求疵。我必须毫不谦虚得近似于厚颜无耻地申辩,我的读者需要有一定的门槛。换句话说,我是写给那些有“女神梦想”的人。对于章女神而言,自然有责任对自己提出更高的要求。所以我不会倡导“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这样简陋的个性论;不会写“致low逼:不是我太高调,而是你玻璃心”这样偏激的檄文。

想当“女神”的女孩子们,“白富美”是远远不够的。愿你始终进取,无论成败,愿你在成败中保持同样的姿态;愿你心中有爱,无论何时,愿你在悲悯他人还是自己的时候能拥有同一片情怀。

 

推荐 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