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赵幼力 > 持续的价值创造是构建健康两性关系的基石

持续的价值创造是构建健康两性关系的基石

我一直有个想法,就是想以过来人的身份就两性关系的话题和小女生们聊聊。遭到朋友的耻笑:“就你那点阅历,还过来人呢,最多也就是来过,现在的小女生可比你懂的多。”我一听,甚是惭愧,所以一直没有动笔。

直到最近在朋友圈里看到一些段子和鸡汤……在广泛的流传。受过训练的耳朵一听,就能感觉到其中的调调不对。想想我写的东西再不济,也比这些鸡汤有营养。故抱着无知者的大无畏精神形成此文。

先看看这些段子。“男人,请珍惜你身边愿意为你生孩子的女人,如果一个女人愿意为你怀胎十月,这个女人必定是用生命去爱你!”——如果这段话是男人说的,觉悟挺高;如果是女人说的,我就想问一句:“生孩子首先难道不是为自己生的吗?”繁衍作为本能隐藏在人性深处,无论男女都受其召唤。诚然在孕育生命的过程中,男女付出的艰辛、承担的风险不在一个量级上。如果非要理论这件事情的公允性,应该去找上帝,而不是男人。

张嘉译说:“最讨厌男人刚开始对女人好的不行,慢慢的嫌东嫌西,态度越来越恶劣,你要疼不起,从一开始你就别装!”然后网友大为赞赏:“爷们!纯爷们!”——实际情况恰恰相反,正是因为没装,态度才会每况愈下。态度的每况愈下只是表象,真正起变化的是内心的感受。

张嘉译又说:“一个女人,物质上不依赖你,精神上不依赖你,那么请问你,要你干什么”——我的第一个疑问是这家伙转行了吗?怎么变身情感导师,还专门为女性代言。第二个疑问是:一个物质上和精神上都不依赖他人的人,不正是对一个成年人的基本要求吗。难道在某些人的眼里,女人就不是成年人吗?

这些歪理邪说千变万化,但根本上反映的是女人对从一而终的渴望和对始乱终弃的恐惧。然而,没有一个男人会大方承认自己是抛妻弃子的“渣男”,说起来,哪有一个人不是情非得已?“我只有一次生命,我不能把我的生命慷慨地交给一个我不爱的人”。即便在婚后,这样的声音依然在心中回荡。

今天想要探讨的是: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如何能够长久地、愉悦地在一起?即如何构建健康、完整、持久的两性关系。对于男人偶然的精神上和身体上的“开小差”现象,不在本文的职责范围之内。这个事情也只能交给上帝处理。

借用经济学的分析,要点在于彼此可以源源不断地为对方创造价值,使得价值始终高于成本。价值和成本如何衡量?价值是你所作出贡献的不可替代性,不仅仅是指你做出的贡献。成本是放弃的最有价值的机会,即当下可以获得的最优秀的其他异性。

价值分为两个层面,实用层面和精神层面。实用层面往高了说就是事业的成就,车子、房子、票子;往低了说就是对家务事的付出,赡养老人、培育孩子、烧锅煮饭等。精神层面的价值就三个字:聊得来。亦舒笔下的人物喜宝说过一句名言,讲的就是两个层面价值需要统筹考虑的道理:“要不给我很多很多的爱,要不给我很多很多的钱。”

曾经有个女朋友哭丧着脸跟我吐槽,她在单位里遇上一些不顺心的事,不顺眼的人回去和老公倾诉。老公的反应通常是:你别管人家那么多闲事;别人都不行,就你最能干;老说这些有什么用?等等。甚至有一次忠告她:“不要背地里说别人坏话。”我笑了半分钟后告诉她:“谁让他挣钱多呢?”。不是我没有同情心,而是我知道她在择偶的时候更看中物质,精神的隔阂总是难免的。

还有一个女朋友,爱上一个草根,无奈存在阶层的差距,黯然分手后久久不能释怀。一次酒后,她一拍桌子吼道:“它奶奶的,我要是富婆就把他包养了。”这一拍,拍醒了自己。原来对草根的嫌弃不是因为自己富有,而是自己还不够富有。

刘瑜说:“除了快乐和温暖,我什么也不想从男人身上得到。我不那么重视男人有没有钱,是不是有房有车什么的,那些我可以自己挣,挣不到也不会怨别人。”徐静蕾更是豪气万丈:“我什么都有,你有单纯善良帅就够了。”这才回归到爱情的本质:爱情是两个本来就有亲缘关系的灵魂的重逢。当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能力让爱情回归本质。这不仅需要双方在经济上足够独立,更需要两个优秀的灵魂。如果不优秀,那就不是灵魂,更不会互相吸引。对于这些女人来说,男人最性感的部位永远是头脑。

如果你相中了一个人,是因为实用价值,其实你爱的是你自己,希望对方能够更好地为自己所用。只有当你看中的是他精神层面的价值,才能说你爱的是对方这个人。找对象时看家庭、看工作、看房子无疑属于前者——今年春节还有女孩堕落到看晚饭。还有一种论调隐藏得有点深:比如,找男人应该找老实的,找女人应该找贤惠的。潜台词是老实的听话,贤惠的能干活。这种论调貌似是后者,其实仍然属于前者,已经将择偶的标准下降到找个管家或是女佣。从实用主义出发来择偶实在不怎么高明,不仅自私,而且还显得很low,暴露了这个人没有精神世界,也没有寻找灵魂伴侣的意识。

有一个问题是择偶的时候经常遇到的。我是找个相似的,还是找个互补的?如果我换一个问法,答案就显而易见了:你想找个同类,还是想找个异类。当然是找同类啦!即便异类有着互补的实用价值。人活着就是为了寻找同类,对于朋友是这样,对于配偶更应该是这样。没有比“看得上”更长久的依恋了,也没有比“看不惯”更长久的折磨了。

价值的高下由可替代性决定。从这个角度看,精神层面的共鸣最不易替代,因而最为可靠。不是有一句话说,遇上爱不难,遇上性不难,难得的是遇上了解。事业上的成就可以保证经济自立,从而有能力追求爱情的本质。相比而言,操持家务的技能更容易被替代。

我并不是教唆女孩子们不要做贤妻良母。相反,一个真正有魅力的女人,她的身上既有“女”的魅力,又有人的魅力。贤妻良母是女性魅力的重要构成部分,也是女性最重要的自然属性。但如果倾其生命全然投入,无疑会错过更广阔的世界和更加浩瀚的自由。

成本是放弃的最有价值的机会,即当下可以获得的最优秀的其他异性。随着男人事业的进步、见识的增长和自信的搭建完成,他可以拥有其他卓越女性的机会越来越多,因而和止步不前的配偶在一起的成本越来越高,开始心猿意马。这时女人的办法一个是严防死守,另外一个是道德绑架。“我为这个家付出了所有的时间、精力、青春、美貌……”。然而理论上这些成本已经沉没了,决策是着眼于未来的。

所以,我并不反对付出,我反对的是“付出感”。“付出感”的本质是拿自己当人质来进行情感上的勒索。所以有人说“付出感是谋杀人类感情的最大元凶”,对于任何关系都是有害的。只有当所有的付出都是心甘情愿的,不计回报的,才真正值得讴歌。

“糟糠之妻不下堂”令人赞赏,但我更赞赏的还是那些奋力不让自己沦为糟糠的女人。那是不是一个女人始终进取,保持经济的富裕和精神的富有就能确保永远“不下堂”吗?鬼才能确保!这只能保证当一个男人突然要离开你的时候,你不至于经济和精神上双重破产,只能歇斯底里地要钱、要钱、要钱。你还有其他选择余地,你还保有独身的资本。

总之,持续的价值创造是构建健康、完整、持久两性关系的基石。“我是爱你的,你是自由的。”——“唯有建立在自由基础上的两性关系才能达到高质量的稳定和创造力的长久。靠严防死守、靠道德绑架而得以维持其专一长久的关系都是可怜的,只有历经诱惑而不渝的爱情才真正值得自豪。”

推荐 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