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赵幼力 > 富二代拼爹,其实很公平?

富二代拼爹,其实很公平?

最近有一位叫咪蒙的网络写手迅速蹿红,文章篇篇爆款,在朋友圈呈刷屏之势。我刚读到她的文字,确实有点惊喜。她“用不严肃的方式表达严肃的思想”,也算是继承了星爷拍电影的衣钵。后来又读到几篇......坦白地说,我受到了一点惊吓。

 

这几篇文章的题目是:“最可怕的是,那些富二代比你还努力啊”,“富二代拼爹不公平?其实很公平”,“为什么我们要这么拼”“我喜欢这个功利的世界”等。题目听着就有点“歇斯底里”,论证是这样的:“拼爹挺公平的,竞争从上一代就开始了。我们的父母追求安稳,人家的父母冒着高风险创业。现在我们要求大家必须过一毛一样的生活,这才叫不公平吧?”“正因为财富可以世袭,甚至资源啊、人脉啊都可以世袭。这才是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可以造福下一代的机会啊。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你就是你孩子的起跑线啊。”“钱就是自由,钱就是尊严,所以,我们这么拼,这么努力赚钱,就是为了要用“老子有钱,关你屁事”去堵所有人的嘴。那些不努力的人,混日子的人,活该被念叨、被指责、被歧视”。“这个世界就是马太效应。你越牛逼,机会越多。没有什么雪中送炭,这个世界只有锦上添花。你想要锦上添花,你得先变成锦。”“功利的背后,它承认的是你的努力。”So,我爱这个功利的世界!

 

这几行激昂的文字是不是极具感染力,是不是让人感到时不我待,热血沸腾?要不说咪蒙的文章不是鸡汤,而是鸡血。专门为一贫如洗的草根阶层量身定做,字里行间透着股“穷凶”之势。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我们的社会真的很公平,每个人凭着自己的努力就可以改变命运吗?

 

咪蒙对于社会有这样的好感是有原因的。《二十一世纪资本论》里说,20世纪是个极其特殊的世纪,两次世界大战几乎将世界上的资本摧毁殆尽,“乌托邦”的实验又让许多国家走向共同贫穷。一切重新洗牌。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了靠个人努力,就能在自己这一代改变人生命运的机会。改革开放时的中国就是一个典型,绝大部分人都站在“一穷二白”的新起点上,承受物质和精神的双重匮乏。我们今天看到社会上许多顶层精英,比如说落马的大老虎某康,从农家子弟到位极人臣,在短短几十年的时间里,就实现了个人阶层的飞跃。这在历史上是非常罕见的现象,具有特殊的时代因素,也给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社会带来了一种乐观向上、朝气蓬勃的精神面貌。理论上50年代至80年代初生人都有可能是受益者,咪蒙就生于这个区间。

 

从她个人的成长看,大学毕业后投身南方报系,在深圳工作。深圳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南方报系也是市场化程度非常高的媒体,在这些地方所感受到的个人奋斗的力量当然会大于那些在小城市里周旋于血亲关系、裙带关系、官商关系中的年轻人。据她自己的文章交代,她有一个不成器的老爹,一个老无所养的寡母,所以她变态的勤奋,终于为母亲买上了房子。如今成了网红,软文高手,更是大笔一挥,金币翻滚。所以她和田朴珺一样,是“出生在平凡家庭,实现了灿烂梦想的女孩”。

 

然而,改革开放的巨轮已经转动了近40个年头,社会重新积累起巨额的财富。80年代和90年代出生的孩子,携带着父辈的资源上路。资源影响的不仅仅是财富,还决定你能受到怎样的教育,能找到怎样的工作,能得到多少发展的机会,能不能在大城市安身立命,甚至影响到你的眼界、趣味和品性。社会呈现出前所未有的撕裂状,在男婚女嫁上家境的重要性空前地突显出来。人们对于“凤凰男”的诟病就在于贫穷和不公对人的残害是全方位的,可能会让人自卑、狭隘甚至邪恶。

 

按照咪蒙的逻辑,这也没什么好抱怨的,因为人家的爹当年比你爹努力啊。努力能解释一切吗?在华尔街,超级经理人拿着千万美元的天价年薪,因为他们的能力和努力是普通人的一千倍吗?皮凯蒂(《二十一世纪资本论》的作者)说:我们不必掩耳盗铃了,超级经理人得到天价年薪的理由很简单,他们的年薪大多是由他们自己决定的。这就给我们一个启示,个人资质的不同使得每个人站在高低不等的社会阶梯上,差距可能并不大,然而高处的人完全可以利用地形优势,以位置为杠杆,撬动出数倍的差距。于是形成“强者通吃”的局面。对于公众而言,这一切隐蔽又看似合理。在官商暧昧、腐败高发的中国表现地尤为突出。草根股民每天看新闻,研究K线图,听股评师忽悠,最后也没几个能挣钱。以至于当年郭美美她妈郭登峰说第一桶金来自于炒股的时候,大家都笑她炒的是“屁股”。近期股市风暴袭来,证监会官员、券商高管、私募一哥纷纷倒下。这下我们才知道,原来都是在利用内幕消息席卷全体股民财富,作为国家救市的操盘手大发国难财,股市变成“一将功成万骨枯”的沙场。事发之前,还以为他们是受过良好教育的社会精英、天赋异禀的投资神人,所以才能在股市发家致富呢,这可真是“窃钩者诛,窃国者侯”的现代版本。

 

皮凯蒂说:“财富是如此地集中,以至于社会中大多数人根本就没有见识过财富。”咪蒙刚刚跻身于中产的行列,就迫不及待地为富人辩护,声称他们都是因为个人的拼搏,所以站到了财富的山巅,只要你努力,你也一样做到。未免“too young,too naive”。

 

如果不是幼稚的话,那就是有别的考虑了。咪蒙自己说:你说话很温和,你观点很中立,你性格很宽容。那你不要写公号文章了,你不适合”看见了吧,在移动阅读时代,偏激作为一种工具在被使用,出于提高阅读量的需要。鸡血其实还是鸡汤,只是换成了重口味的鸡汤。熊逸说:"学术和大众永远是一对天敌,大众需要斩钉截铁的结论,追求真理还是迎合大众,这是一个艰难的取舍。"现在公号里的写手以偏激做诱饵,固然能够“刺激我们换一个角度,去看熟悉的人和事”,但作为读者不假思索地全盘接受这些结论,就要掉进乌合之众的人潮人海中。

 

我并不仇富,也认同许多财富取之有道,但不能否认社会中仍存在许多不公平,近年来社会阶层有固化的倾向,寒门子弟翻身的机会较他们的前辈少很多。(画外音:你怎么这么中庸,活该公号只有上千的阅读量。)终有一天他们中的大多数会发现,这里的龙门,他们毕生难以跳跃。

 

咪蒙说:“与其抱怨规则,不如把自己变得强大,适应规则,甚至去改变规则。”这是对的,但前提是客观地认识规则。而不是进行自我催眠:社会很公平啊,你衰是因为你不够努力,你家里衰是因为你爹不够努力。

 

“人会长大三次。第一次是在发现自己不是世界中心的时候。第二次是在发现即使再怎么努力,终究还是有些事令人无能为力的时候。第三次是在,明知道有些事可能会无能为力,但还是会尽力争取的时候。”这也是咪蒙文中曾经出现过的话,这些话说得还比较中肯。

推荐 36